Brexit——纯粹市场大震荡 还是普世价值崩盘?

Brexit——纯粹市场大震荡 还是普世价值崩盘?

这边厢,电视台跑过一个个支持 的小镇,镜头前是几乎没有店舖开门做生意的冷清街道、一看就知道被丢空了很久的房子、几个闲散的青年;那边厢,卡梅伦下台,脱欧派政客开始婉转地推翻当初的选举承诺,工党保守党在玩真人版Game of Thrones,极右派UKIP的Nigel Farage在欧洲议会上大放厥词……

简直像在看一场国家级闹剧。

选民有好好讨论过吗?

6月底的英国,室外还是只有10几度,天空总是灰灰的。北方工业市镇Sunderland以61%的票数选择脱欧;讽刺的是,Sunderland得到过很多欧盟补助金。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威尔斯Ebbw Vale以及英格兰西南部的Cornwall。欧盟的补助遍及铁道兴建、市区重振、青年再培训、鼓励就业、渔农业资助……然而,当接受《卫报》的访问时,21岁的Zak Kelly可以说:「欧盟到底为我们做过什幺了?」

公投之后,突然有大量的英国人在网上搜查「欧盟是什幺」,这立即成了国际大笑话。然而事实上,在公投前英国脱留两派跟他们的选民,有好好讨论过「欧盟是什幺」吗?脱欧派一味把移民说成是寄生虫来激起本地人对社会资源被瓜分的恐惧;留欧派一味只说脱欧之后我们会损失几多几多。可是,对于有近40%的人不是失业就是不能工作的Ebbw Vale来说,这些恫吓又有什幺用?

几年前我在大学写一篇有关公平贸易的论文时,接触过「全球化」及「新自由主义」这两个词。当时研究的市场主要是咖啡、茶叶、可可、棉花,这一类原材料市场大多是前西方殖民地国家。殖民统治再加上新自由主义,不少国家的经济结构是完全畸形的,她们全国几乎只生产几种原材料,出口给已发展工业国加工;反过来,当这些国家想打入工业国市场的话,就难上加难。例如,加纳的可可豆可以进口欧洲,可是,他们的朱古力成品却要面对极苛刻的关税;以玉米为传统主食的墨西哥反过来要向美国买玉米;在玻利维亚,连水都几乎被私有化。所谓自由贸易根本上从来都不自由,自由贸易是你愈有「牙力」,你进去别人的市场时就愈可以零干预、零阻碍。

欧盟离地 人心走远

今年美国「狂人」特朗普节节胜利,然后英国竟然真的脱欧成功,让人如梦初醒,原来财富不是只集中在富国中,而是集中在富国的一小撮富人手中。医疗不是福利而是商品,教育不是人权而是投资,资本家追着全球一个比一个便宜的人力市场来将生产线搬来搬去。本地工业敌不过全球竞争,工厂倒闭,工作外移,那些追不上竞争快车的人,通通被丢在后面。

不能否定欧盟在今次公投中成了代罪羔羊;然而,欧盟近年的表现又实在是未如人意。在难民问题上,它进退失据、不负责任;在欧债危机上,更俨如经济独裁君主,把紧缩政策强压在希腊人身上;还有她正在跟美国商议的自由贸易谈判,如果真的签成了,欧洲的医疗、教育、食品安全、供水等涉及民生的基本设施,都可能会对美国及私人企业开放。欧盟愈来愈离地,而欧洲人的人心也愈走愈远。

离开欧盟英国就能变回福利主义?

可是,离开了欧盟,英国就能变回福利主义社会吗?英国政府从来都不是新自由主义的牺牲者,反而是其积极的拥戴及执行者。「There is no alternative」,戴卓尔夫人这样说。绿色和平Will McCallum就指出,把跟欧盟议定好的渔获配额,三分之二都给了几间大公司的,是英国政府,而不是布鲁塞尔;疑欧派就一直对欧盟的诸多条例很有微词,觉得她们阻住商家搵食;极右政客Nigel Farage几次暗示公营医疗服务应该私有化才会更有效率……很难相信这些人,会带领脱欧后的英国成为更平等的国家。

电视上,记者询问一个青年:现在脱欧了,相不相信工厂会回来?他说相信。真的可能回来吗?都40年了,世界变了很多了。这个英国青年的说话,有点儿让我觉得是在万变的社会中寻求不变的渴望。这次公投,脱欧派除了煽动仇外情绪之外,还呼唤了英国人对过去大国荣光的嚮往。同样住在Cornwall却支持留欧的Ameena Williams就说:「他们觉得自己可以回到邱吉尔的年代,然后在草地上吃下午茶。」

公投游戏打开了潘朵拉盒子

自由贸易也好,历史的鸿涛也好,被丢在后头的地方可以转型再生,还是由得它们慢慢变成死城?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次公投给了被遗弃的人一个发泄的出口。

经一役长一智,欧盟再不改革,就只会愈来愈离地。群众愈是不满,极右政权就愈是有机可乘。投票过后才一两天,种族歧视案件一下子上升了57%。波兰人的文化中心被涂鸦,德国车被划花,到处出现「白人地区」的贴纸,晚上的Covent Garden,街上有人这样哼着:Rule Britannia. Britannia rules the waves. First we’ll get the Poles out, then the gays……玩火似的用移民做箭靶的公投游戏,打开了潜在英国社会底下,一个绝对不能打开的潘朵拉盒子。

有一篇文章,作者说,就像当年柏林围墙倒下是他人生中最鼓舞的一天一样,脱欧是他一生中最沉痛的一天;现在围墙又升起来了,那是英国国土尽头,承着海浪拍击的悬崖。先不说欧盟对世界其他地方是不是一样充满大爱,至少在欧盟圈内,她推动了一系列的普世价值,让微小的人、边缘的种群有更多平等的机会。然而英国脱欧和席捲欧洲各地的极右思想,等于是掴了人类文明一巴掌。原来多元、共融、平等、自由等价值一遇上经济危机,是如此不堪一击。

Brexit,不止是政治经济圈的大地震,还是对普世价值的极大挑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