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xit纸牌屋:外相强森辞职,英国首相清洗「强硬脱欧派」

Brexit纸牌屋:外相强森辞职,英国首相清洗「强硬脱欧派」facebook

【2018. 7. 10 英国】

Brexit纸牌屋:外相强森辞职,英国首相清洗「强硬脱欧派」?

这是脱欧前,英国政坛必要的「网内互打」?为了抗议英国首相梅伊(Theresa May)上周末提出、并强迫内阁成员口头同意的「软脱欧」大方针,保守党政府几位着名的「脱欧悍将」(Hard-Brexiteers)——包括原脱欧事务部大臣戴维斯(David Davis),以及以暴言狡狯着称的外交大臣强森(Boris Johnson)——都在过去24小时内先后辞职。消息传出后,英国政治圈分裂成不同解读:究竟是脱欧鹰派「逼宫梅伊」?还是首相趁势清洗了内阁的不服从声音?


自从2016年6月23日,英国透过公投确认「脱离欧盟」的政策路线后,继任的首相梅伊也在2017年3月29日启动脱离条款〈Article 50〉——之后,根据当前的脱欧协商进程,英欧双方「最迟」必须在2018年10月底之前,共同确认「脱欧方案」,之后再送交各国议会进行立法程序,而英国也将在2019年3月29日正式「脱欧」。

虽然脱欧正式生效之后,英欧之间仍有一年半左右的「缓冲期」;但缓冲生效的前提,却是英欧双方必须在今年10月「达成协议」,若无法达成、或赶不及生效日期,英国将很可能以「无协议状态」(No Deal)强行被切断与欧盟之间的全面连结,进而造成外交、国防、经济的重大混乱与损失。

不过距离10月底脱欧谈判拍板截止的「最后时限」,只剩最后3个月,依旧未能确定确切脱欧原则的英国保守党政府,却在过去24小时内爆出戏剧化的「内斗大摊牌」。

Brexit纸牌屋:外相强森辞职,英国首相清洗「强硬脱欧派」内斗风暴中的梅伊。

▌首相摊牌:契克斯庄园的「关门放狗」

儘管脱欧公投已过了两年,英国国内至今仍未对「脱欧原则」达成共识。像是强硬派的「脱欧三剑客」——如强森、戴维斯...等人——都坚持英国应该离开欧洲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并取消欧盟公民在境内的自由流动,重拾边境管制,让英国重新掌握对国家主权的全权控制;但留欧派或「软脱欧派」(Soft-Breixteers),却担心与欧盟的决裂会孤立本土产业,对英国经济造成严重打击,因此期待英欧能达成合理协议,在英国「局部」遵守欧盟规範下,维繫住必要的经济优惠。

面对不同路线的严重对立,党内权力并不十分稳固的梅伊,一直无法公开决断。最后,在拖无可拖的状况下,梅伊上个星期才特别邀请内阁各部会大臣,前来首相的官方渡假别墅「契克斯庄园」,召开闭门断网的「封闭式会议」。

在契克斯庄园,梅伊对内阁宣布了自己决断的「软脱欧路线」,其核心内容在于市场进出——梅伊表示,未来的英国将试着与欧盟联合成「货物的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 for good),包括农产品、製造业,英国都将配合欧盟关税与单一市场的规範;但服务业则不包含在内,像是自由的人员移动、金融服务都不会「完全开放」。

梅伊的软脱欧摊牌,让内阁里的「脱欧鹰派剑客团」陷入分裂,曾经的脱欧悍将——环境大臣戈夫(Michael Gove)、国贸大臣福克斯(Liam Fox)——都表示支持;但一直对梅伊态度指指点点的外相强森、脱欧大臣戴维斯,却都认为首相的软脱欧方针是自我设限、自废筹码,各种软让步的结果,都会「鼓励欧盟在谈判中得寸进尺」,最终让英国丧失贸易、关税与人流管制的自主权,脱欧的结果也就变得没有意义。

在庄园闭门会议中,据传强森曾当面大骂梅伊的方案「和坨屎一样烂」,但在梅伊的威逼利诱下,所有阁员仍「无条件同意」将首相方案,列入即将于本周公布的〈脱欧白皮书〉中,作为英国政府最终的官方方针。

Brexit纸牌屋:外相强森辞职,英国首相清洗「强硬脱欧派」契克斯庄园的摊牌。

▌第一枪:脱欧大臣戴维斯突发求去

契克斯方案,是在7月6日星期五得到内阁支持。但在离开庄园后,脱欧大臣戴维斯对梅伊的不满却突然在48小时内爆发,戴维斯本人也在7月8日星期日深夜,突发性地宣布「辞职」。

戴维斯是2016年7月「脱欧事务部」成立的首任大臣,过去两年来,他也是英国脱欧谈判的首席代表,负责与欧盟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对口,以及游说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让步。

然而在与巴尼耶的互动中,戴维斯的沟通进展却相当有限,感到压力的梅伊这才从去年开始,积极派遣首相欧洲顾问罗宾斯(Olly Robbins)穿梭布鲁塞尔,官方交涉的权力重心,也逐渐被拉回首相官邸直辖。

在梅伊的刻意架空下,戴维斯仅存「橡皮图章」的作用,许多与欧盟方面的互动与策略布局——包括6日提出的契克斯方针——戴维斯都是「最后一分钟才被被动通知」。戴维斯本人的工作态度也转趋消极,甚至在2018年开年后的6个月,戴维斯都极少前往布鲁塞尔「履行自己的交涉职责」,与谈判对口巴尼耶的互动总时数,更只有无足轻重的「4小时」。

在契克斯庄园会面之前,戴维斯心生去意的传言就甚嚣尘上,保守党内不少强硬脱欧派的议员,也都不断游说他「弃船开第一枪」,以狙击梅伊软弱的脱欧路线——于是,在8日深夜,戴维斯才在梅伊公布「内阁都支持契克斯路线」后,突然以「无法赞同梅伊方案」、「该路线将让英国失去谈判筹码」为由,与多名脱欧部次长串连请辞。

Brexit纸牌屋:外相强森辞职,英国首相清洗「强硬脱欧派」不满被架空的戴维斯。

▌第二枪:外相强森的逼宫摊牌

戴维斯的请辞,第一时间虽撼动了英国政治圈,但由于脱欧大臣已被架空多时,戴维斯的意兴阑珊也不是新闻,梅伊团队对此也早有準备,因此虽然脱欧的少壮鹰派额手称庆,但后续的政治效应并不明显。但到了周一下午,当梅伊首相正于国会内接受议员质询辩论之前,新闻圈却传来「外交大臣强森已请辞」的重磅消息。

曾任伦敦市长的强森,不仅是脱欧公投时,脱欧派的「门面战将」,过去在政坛里也以祸从口出的暴言风格、狡诈的辩论口条、以及政治背叛闻名(最经典的案例,即是脱欧公投中,与昔日同窗卡麦隆首相的反戈)。不过虽然声名狼藉,强森在保守党内,仍是大老级的一线战将,因此他的跟进请辞,也被政坛解读为:逼宫梅伊的号角响起。

以邱吉尔为政治偶像的强森,其问鼎党魁、甚至登上首相大位的野望,已是英国政坛人尽皆知的「常识」。在梅伊登上首相之后,其邀请强森接掌外交大臣的做法,也被英国媒体视为「牵制老虎的必要手段」(把敌人留在身边监视,并箝制他在背后造反的空间)。

然而在强森辞职的当下,国会里的梅伊却不显吃惊;媒体圈甚至传言,外相连辞职信都还没写好,辞职的消息就刻意遭首相官邸「提前释出」。党内舆论的风向,也未如脱欧鹰派所威胁,激发出群起辞职的逼宫效应。

Brexit纸牌屋:外相强森辞职,英国首相清洗「强硬脱欧派」摊牌梭哈的强森。

▌首相反手一巴掌:梅伊的内阁清洗?

在强森的辞职信中,他形容在梅伊的领航下,「英国的脱欧宏愿正在死去」。与此同时,英国政治线记者也得到风声,指强森已準备好发动保守派的盟友,要串联发起「党魁不信任投票」。

根据保守党的规定,国会党籍议员中,只要有15%席次(目前即48席)向议会党团上书,就可发起党魁不信任投票——根据往例,连署门槛通过后,翌日党团就能投票表决;若不信任案过关,梅伊则得请辞下台,并不得参加后续的党魁选举。

关于党魁不信任案的传言,过去半年多,英国政坛几乎每天都有新风声,然而保守党党内,强硬脱欧派的议员究竟有多少?是否足以跨过连署门槛?投票若发起,有没有把握一口气拉梅伊下台?强硬派阵营始终都无法证明派系实力,各种扬言也仅流于口头恫吓。

此外,在强森写辞职信、发稿公开的同时,周一下午梅伊也主动召开国会党团会议、亲自面对党内议员——结果现场不仅没有群起逼宫,温和议员们反而一面倒地祝贺梅伊「清爽扫门风」、「统合内阁领导力」;此外,党团方面也证实「确实没收到48名议员的不信任串连」。

换句话说,强森虽然试图逼宫,但被迫匆忙退任,反倒让梅伊肃清了内阁反对的声音,并先发制人地强化了对保守党国会党团的风向掌控力。

Brexit纸牌屋:外相强森辞职,英国首相清洗「强硬脱欧派」不疾不徐的梅伊。

▌脱欧苦战才刚开始:欧盟与工党的落井下石?

在动荡的24小时内,梅伊貌似快速地稳住了政局。但究竟强森是準备开战,还是被逼进辞职陷阱?保守党内的暗潮汹涌,仍在不断变化。

面对保守党的内战,在野的英国工党也猛烈发砲,质疑「梅伊政府领导力尽失」、「不再具备于关键时刻领航英国的能力」,并不排除倒阁或者解散国会、重新大选(若真选,将是英国4年来第4次大型投票)。

然而就算梅伊下台,今年10月底,英欧达成脱欧协议谈判的的截止死线也不会推迟。各种动荡,只会增加英国「No Deal」无协议分离的风险。

除此之外,梅伊的契克斯方案虽被国内视为「对软脱欧的让步」,但在布鲁塞尔方面,欧盟各国却对梅伊政府提出的条件——开放货物流通,却不开放服务业与人流自由移动——不以为然。目前欧盟的主流意见仍强调,物流、金流、人流的开放是三位一体,要开就一起开放,英国不可能只挑自己想要的「挑三拣四」。

因此,即便后续谈判如期上路,要在10月底抢线完成各方都能接受的脱欧方案,与时间赛跑中的政治风向,并不十分乐观。

上一篇:
下一篇: